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UFO事件 >

花唄套現被騙了怎么辦?螞蟻花唄提現正確方法

從土地成交情況看,較去年同期,一二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樓面均價都出現上漲,其中一二線城市成交樓面均價上漲超50%,三四線城市上漲近30%。

提現服務微信:83269030 (此微信好友已滿請根據提示添加下圖QQ或者電話咨詢)

 

5月共有10城進行并完成首輪集中供地,是首輪集中供地最密集的月份。

在集中供地密集進行的背景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中指數據中的宅地出讓和成交數據發現,較去年同期,一線城市5月土地供應量價齊跌,二線城市量價齊升,三四線城市量跌價升。其中二三四線城市5月土地推出樓面均價同比漲幅均超15%。

從土地成交情況看,較去年同期,一二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樓面均價都出現上漲,其中一二線城市成交樓面均價上漲超50%,三四線城市上漲近30%。環比來看,一二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均出現下降,其中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降幅最大,下降近12%,各線城市土地成交的平均溢價率差值有所減少。

為什么集中供地會給5月全國土地市場帶來如此多變化?后續土地市場將如何走?

一線城市土地供應價量齊跌

5月一二三四線城市共供應土地2510宗,與去年同期比,供地數量減少近20%,環比變化不大。供地總量同比下降主要是因為受集中供地影響,三四線城市5月錯峰供地,推出土地數量減少1/4。一線城市5月供地僅6宗,同比大降;二線城市供地594宗,同比增加14.5%。

從供應價格看,一線城市土地推出樓面均價1.16萬元/平方米,同比下降24.3%;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推出樓面均價分別為0.57萬元/平方米、0.19萬元/平方米,同比漲幅均超15%。

整體而言,5月土地供應呈現出一線城市同比量價齊跌、二線城市量價齊升、三四線城市量跌價漲的特征。

具體來看,受集中供地節奏影響,廣州、北京先后完成首輪集中供地,5月一線城市僅深圳供應6宗土地,推出樓面均價1.16萬元/平方米。1-5月,一線城市供地156宗,同比增加21%,推出樓面均價1.51萬元/平方米,同比下降15%。

貝殼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潘浩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供應結構是影響樓面地價統計數據最重要的因素,包括城市在內的樓面地價同比變化,與城市供應量占比有關。宗地位置、規劃條件等也會對樓面地價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北京、深圳1-5月推出住宅用地規劃建筑面積在一線城市中的比例與2020年基本相同,而廣州占比上漲15%、上海下降11%,一線城市推出樓面均價的下降就來自于這兩個城市占比的一增一減。

“其他線級城市推出樓面地價的變化也源于此,結構性因素的影響遠大于系統性因素的影響。”潘浩說。

與一線城市土地供應價量齊跌不同,三四線城市土地供應呈現出量跌價漲的特征。合碩地產機構首席分析師郭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受集中供地影響,房企5月投資資金和投資力度均向一二線城市傾斜,對三四線城市的拿地資金形成較大分流。

郭毅指出,基于集中供地的新形勢,三四線城市適度減少土地供應的同時,推出一些優質土地吸引房企關注。最終形成的結果就是供地數量同比大減,但土地價格有所上漲。

5月買地同比整體變貴

5月一二三四線城市共成交土地1731宗,同比減少25.5%,環比增長近10%。

成交總量同比大降原因與土地供應類似,主要受三四線城市土地錯峰出讓影響,5月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1184宗,同比減少36.8%。成交總量環比增長原因主要是五月為集中供地高峰期,包括5月31日開始土地集中出讓的蘇州在內,5月13個進行首輪集中供地的城市共成交土地379宗,占5月土地成交總量的21.9%。

從成交價格看,一線、二線和三四線城市5月土地成交樓面均價分別為2.91萬元/平方米、0.9萬元/平方米和0.25萬元/平方米,同比漲幅分別為52.9%、52.5%和30.0%。

郭毅認為,集中供地使得房企投資聚焦于一二線城市,很多城市擔心一次性推出大量土地會帶來市場冷場,因而首批集中供地的地塊質量整體較高。地塊出讓質量較高疊加房企拿地熱情較高,帶來土地市場供需兩旺的局面,最終使成交地價升溫明顯。

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價格上漲,一方面是出讓地塊質量較高,推出樓面價較高,另一方面受集中供地影響,部分房企擔心在22個集中供地城市無法獲取足量土地,使得房企拿地需求下沉至潛力較大的三四線城市,帶來土地成交價格的上漲。

從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看,一線、二線和三四線城市5月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分別為8.68%、18.04%和21.62%,延續4月城市能級越低,土地溢價率越高的特征。

潘浩指出,影響土地成交溢價率的因素包括土地素質、起拍價、拍賣規則、利潤空間、房企拿地意愿等。目前來看一線城市住宅用地由于市場關注度較高,在土拍規則和盈利空間方面都不支持出現較高溢價率。而二線城市由于土拍規則相對寬松、房企利潤空間相對較大,因而地塊素質較高、市場前景較好的城市吸引了更多房企關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

整體而言,較4月,一線、二線和三四線城市5月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均出現下降,其中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降幅最大,下降11.97個百分點,各線城市土地成交的平均溢價率差值有所減少。

郭毅指出,土地成交溢價率降低更多受5月開發商資金分流影響,三四線城市土地成交平均溢價率降幅最大,并不意味著三四線城市土地熱度全面下降。三四線城市內部存在分化情況,一些產業集中帶來人口大量流入的三四線城市,仍存在很高的市場價值和開發商重點投資的區域。

此外,三四線城市中人口流出比較明顯的城市,伴隨著房企投資流出的現象。

郭毅預測,伴隨著5月首輪集中供地高峰期過去,6月房企購地金額和土地市場的供需總量都會出現明顯下降。“這是集中之后必然會造成的短周期結果。”

同時,郭毅認為由于絕大部分集中供地城市首輪供地的數量相對較大,因而即便6月土地市場供應明顯減少,對房地產市場的供應格局并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第一次集中供地過程中政府希望保持市場熱度,在地塊出讓底價、溢價率和競拍次數等方面有一定操作空間。第二次集中供地時,中央可能會對土地出讓模式進行限制,為集中供地降溫。再加上房企在第一次集中供地中收獲頗多,以及房地產市場已經開始回調的現實情況,第二次集中供地熱度應該會出現明顯下降。

分享至:

網站首頁

返回欄目

相關閱讀

鮮如 可能 載人 仍在 人生 炙熱 上空 接見 英國女王

推薦閱讀

今日快訊

閱讀排行榜

韩国三级bd高清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