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UFO事件 >

花唄提現到微信方法 2018年花唄自己取現教程

“從我這開始,就是難兄難弟的發言了。” 在第九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登臺發言的阿里巴巴集團合伙人、阿里文娛總裁、優酷總裁樊路遠這樣打趣,引起了臺下一陣笑聲。

提現服務微信:83269030 (此微信好友已滿請根據提示添加下圖QQ或者電話咨詢)

 

在優酷之后,“難兄難弟”愛奇藝、騰訊視頻陸續發言。樊路遠感慨,“三年前我們(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多風光,往哪兒一坐都是焦點。”但現在,“論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 。”

有意思的是,在這場網絡視聽大會上,長視頻的三家負責人不約而同全都提到了短視頻侵權、盜版等問題,火藥味兒濃厚。

樊路遠稱要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短視頻盜版,騰訊公司副總裁、騰訊在線視頻首席執行官孫忠懷喊話“要走正道”,愛奇藝CEO龔宇則直言:“短視頻二創是軟盜版。”

“優愛騰”感慨的背后,既隱含著短視頻與長視頻行業之間的暗戰,同時也是中國長視頻行業10年投入10年虧損的殘酷現實。

作為長視頻領域里摸爬滾打至今的優愛騰,打過了版權大戰,經歷了向移動互聯網轉型,再到視頻會員付費模式的探索,再到有的選擇虧損上市,直到現在行業還是普遍處于虧損狀態。高企的內容投入下,營收仍難以覆蓋成本,而整體視頻領域的競爭持續膠著,靠二次元起家、亞文化圈層的B站在加速出圈,越來越多的用戶把碎片化時間花在抖音、快手等迅速崛起的短視頻平臺上。

“難!長視頻行業太難了!這個行業是有盈利的企業,但我們三家(優酷、愛奇藝、騰訊)什么時候能盈利?”樊路遠感慨,按照現在的生存環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癡心妄想。” 

“打擊酒駕”、“二創是軟盜版”

優愛騰三家不約而同的發言背后,短視頻涉及的版權矛盾在今年再次爆發。

今年4月,“500余名藝人發聲反對短視頻侵權”沖上熱搜。從行業來看,不久前“愛優騰芒”等長視頻平臺以及其他影視傳媒單位共同發布聯合聲明,呼吁廣大短視頻平臺和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尊重原創、保護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對相關影視作品實施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侵權行為。

以今年優酷的熱播網劇《山河令》為例,此前第一財經記者查看抖音、快手等多家短視頻平臺發現,短視頻平臺上存在大量《山河令》剪輯片段,播放量較高的達上百萬,點贊達幾十萬。一旦長視頻平臺將版權問題確定,短視頻平臺將受到沖擊。

“現在,若論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但我們對年輕人的培養,總不能從盜播剪輯來吧。”樊路遠在臺上嗆聲。他說,反對侵權不是反對短視頻的發展,而是創造規范的創作環境,要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侵權,建立短視頻“先授權再使用”的行業規則。“打擊侵權就是鼓勵原創,部分視頻創作者對版權內容采取簡單粗暴的切條、搬運,不僅給長視頻版權方帶來損失,也擠占了其他原創短視頻創作者的空間。”

騰訊孫忠懷也在演講中談到了長短視頻行業里的突出問題。

他表示,一方面,在繁榮的市場背后,仍有不少以低俗糟粕博取關注的短視頻內容,這些內容的廣泛傳播消耗了用戶的大量時間,并在洗腦式的簡單重復中,潛移默化地沖擊用戶觀念、拉低用戶心智,尤其對心理尚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了嚴重不良影響 ;另一方面,切條搬運式的短視頻內容泛濫,這類對于長視頻內容的拆解式速看,不僅侵犯了影視作品的著作權,又消解了影視作品的藝術價值。

“這不僅打擊了頭部創作者的創作熱情,更破壞了市場的正常秩序,影響了行業的長期發展,最終導致用戶、創作者、影視從業者、平臺等多方利益受損。” 孫忠懷表示。

孫忠懷的表態還引發了今日字節跳動副總裁李亮的“回懟”,稱“號稱已經擁有數億用戶的微信視頻號是目前唯一一家沒有按要求上線‘未成年模式’的短視頻平臺。”

龔宇也提到了短視頻二次創作的問題,他直言這種方式是軟盜版。“比如很多‘二創’是用沒有授權的東西加上自己的東西來掩蓋盜版的本質。” 

他算了筆賬:對平臺來說,作品的制作成本是每分鐘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在長視頻播出的平臺之外,分段式的盜版短視頻播出總時長和長視頻行業播出的時長已經基本是同一個量級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

長短視頻之爭

長短視頻之爭背后,短視頻平臺的行業地位已經全面超越綜合視頻平臺。

《2021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網絡視聽用戶規模達9.44億,泛網絡視聽領域市場規模超6000億,較2019年增長32.3%。但與此同時,網絡視聽行業的市場構成已經發生變化:“短視頻”占比位列第一,市場規模2051.3億,同比增長57.5%;對比之下以“愛優騰”等為代表的“綜合視頻”屈居第二,市場規模1190.3億,同比增長16.3%。

從用戶規模來看,短視頻增長迅猛,用戶規模達到 8.73 億,截至去年 12 月的數據顯示,日均使用時長達到 120 分鐘,截至今年 3 月達到了 125 分鐘。 從用戶拉新來看,新網民中,20.4% 的人第一次上網時使用的就是短視頻應用,僅有 4.5% 的人第一次上網是 “看電影、電視劇、綜藝等 ”。

除了應對短視頻沖擊,長視頻行業自身也有包括“內容注水”、“唯流量論”等問題待解。

以影視內容為例,就有劇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短視頻劇情精煉、簡短,每集五分鐘就可以了解劇情,省下追劇的時間成本,還能順便在短視頻平臺上看到劇情花絮與主演互動。

孫忠懷也提到,造成切條搬運式短視頻橫行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內容注水。”他認為,“包括高熱劇集在內,節奏太慢、劇情拖沓、注水戲太多的質疑持續存在,用戶已經習慣倍速看劇,對注水作品不再買單,這些都給行業敲響了警鐘。”

相關調查數據印證了他的觀點,有28.2% 的用戶不按原速看網絡視頻節目。有超過一半的用戶認為,劇情拖沓、不感興趣是倍速看劇的原因。

“對于我們做內容的人來說,看到這個數據心里很不好受。”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周結說,“但是不是說明我們的內容還是需要進一步精煉?包袱設計得更好?”

“此外,天價片酬、唯流量論、爭搶番位等不和諧、不健康的因素,滲透在內容生產、播出的各個環節,這些不尊重藝術創作規律、影響行業正常秩序的亂象破壞了影視生態,禁錮了行業發展。”孫忠懷稱。

直面行業問題,長視頻如何破局?

持續生產優質內容,才是核心的競爭力。孫忠懷表示,騰訊視頻通過對產業上下游的綜合布局,攜手行業伙伴,推動多元化、正能量內容的創作開發,推動影視產業的長期、穩定發展。樊路遠也表示,要不斷推出精品內容,讓正能量成為大流量。

劇場化也正在成為網絡劇播出的重要編排形式。龔宇預計,視頻行業受眾逐漸分眾化成為趨勢,2021年除了迷霧劇場外,還會推出以青年女性為受眾群體的戀戀劇場和以大眾型喜劇為主的小逗劇場。

芒果TV黨委書記、總裁蔡懷軍也談到,長視頻從來不是在溫室中成長的,雖然還沒有進入良性生態,但長視頻是大眾生活的剛需,是視頻行業的主流,“代表著規模性、高品質和影響力。是流量的聚集地和話題的爆發地,也是優質IP的來源、生態的基石。”他認為,要用優質的長視頻內容引領年輕人的價值觀,抓住年輕人才能抓住未來。

分享至:

網站首頁

返回欄目

相關閱讀

鮮如 可能 載人 仍在 人生 炙熱 上空 接見 英國女王

推薦閱讀

今日快訊

閱讀排行榜

韩国三级bd高清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