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UFO事件 >

怎么把白條套出來(白條自己套現最新方法)

6月2日,在經過兩次審議后,《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在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網站上公開征求意見,6月底將提交深圳人大常委會會議“三審”。

提現服務微信:83269030 (此微信好友已滿請根據提示添加下圖QQ或者電話咨詢)

 

本次征求意見稿對數據權益、個人數據、公共數據、數據市場、數據安全、法律責任等六個方面予以關注,試圖突破如何平衡發展數字經濟與保護個人信息、數據開發利用與數據安全之間的關系這一立法難點。

完善數據產權制度

征求意見稿明確規定自然人對其個人數據享有人格權益,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對其合法處理數據形成的數據產品和服務享有法律、行政法規及本條例規定的財產權益,可以依法自主使用,通過向他人提供獲得收益,依法進行處分。

目前公眾對數據權屬的認識還不統一,但“個人數據具有人格權屬性”已經取得普遍共識,而且過往的一些司法判例也認可了“企業對其投入大量智力勞動成果形成的數據產品和服務具有財產性權益”。

個人數據是指載有自然人個人信息的數據,包括載有個人身份信息、生物特征信息和其他敏感個人信息的數據,但是不包括匿名化處理后的數據。

基于此前相關規定確立的處理個人數據的五項基本原則,即合法正當、最小必要、公開透明、準確完整和確保安全原則,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了“最小必要”是限于實現處理目的所必要的最小范圍、采取對個人權益影響最小的方式處理個人數據,并規定了五種符合最小必要的原則的具體情形。

特別保護未成年人個人數據

與一審稿相比,征求意見稿新增了對特殊類型個人數據的特別保護,尤其是對未成年人個人數據的保護。

征求意見稿將未成年人的個人數據視作敏感個人數據,適用敏感個人數據的有關規定執行,處理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個人數據的,應當在處理前征得其監護人的明示同意。

具體來說,處理敏感個人數據,要求數據處理者應當在處理前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的明示同意;除履行一般的告知義務外,還應當以更加顯著的標識或者突出顯示的形式將處理敏感個人數據的必要性以及對其可能產生的影響進行單獨告知。

此外,禁止對未成年人進行用戶畫像以及基于用戶畫像向未成年人推薦個性化的產品或服務。如違法行為涉及未成年個人數據的,可以給予暫扣許可證件、降低資質等級、吊銷許可證件,限制開展生產經營活動、責令停產停業、責令關閉、限制從業等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限制“信息繭房”

征求意見稿規范了用戶畫像和個性化推薦,限制其帶來的“信息繭房”等負面影響。條例所稱的用戶畫像,是指為了評估自然人的某些條件而對其個人數據進行的自動化處理,包括為了評估自然人的工作表現、經濟狀況、健康狀況、個人偏好、興趣、可靠性、行為方式、位置、行蹤等而進行的處理。

第二十四條要求數據處理者對自然人進行用戶畫像時,應當向其明示用戶畫像的規則和用途,并采用足以引起注意的特別標識等易獲取的方式向其提供拒絕的途徑。

自然人有權隨時拒絕對其進行的用戶畫像和基于用戶畫像向其進行的個性化產品或者服務。

違規進行用戶畫像的,由網信部門責令立即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按照每處理一個自然人的個人數據處以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的罰款。

明確數據公平競爭原則

值得關注的是,征求意見稿明確了數據公平競爭原則。

有風控反欺詐服務商高管告訴記者,目前在一些核心的行業數據維度,比如金融、運營商、頂尖互聯網公司,對數據安全越來越重視,對外提供產品和服務的態度越來越謹慎,數據壁壘在進一步增高。

相關條例明確了侵害其他市場主體或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五種行為,包括使用非法手段破壞其他市場主體所采取的保護數據的技術措施;違反行業慣例收集或者利用其他市場主體數據;利用非法收集的他人數據提供替代性產品或者服務;未經其他市場主體或者消費者同意,將其他市場主體的數據直接進行商業利用;法律、法規規定禁止侵害其他市場主體或者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其他行為。

金融科技行業專家張鯤指出,此前數據安全法中,明確數據公平競爭原則主要是針對數據可攜權來展開的,而本次深圳的數據條例,則重點明確了企業之間的行為。

重罰大數據“殺熟”

此外,該項原則也對大數據“殺熟”、壟斷等作出規定。

征求意見稿規定,市場主體不得實施上述侵害其他市場主體或者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行為,不得通過數據分析,無正當理由對交易條件相同的交易相對人實施差別待遇。違法上述規定的,除沒收違法所得外,違法所得不足1萬元的,并處5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罰款;違法所得1萬元以上的,并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或者造成嚴重后果的,處5000萬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營業額5%以下罰款,并可以給予暫扣許可證件、降低資質等級、吊銷許可證件,限制開展生產經營活動、責令關閉等處罰。

“目前數據領域亂象相當嚴重,規范與指導勢在必行,層出不窮的大數據殺熟就是大眾俗稱的完全價格歧視。”阿里云MVP、金融科技專家馬超告訴記者,近年來隨著大數據技術的不斷發展,價格歧視所需要的數據從很大程度上得以快速積累,但由于“殺熟”現象是一種剛剛出現不久的商家交易策略,因此相關政策基本也處于探索階段。

多地開展數據立法

除了即將出爐的《深圳特區數據條例》,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記者注意到,上海、天津、貴州、安徽等地的數據相關法律條款先后發布,山東、黑龍江、北京等地也處于征求意見或啟動立法階段。

就在今年5月,上海已召開數據立法研討會,形成《上海市數據條例(暫定名)》草案,擬在今年9月提交人大常委會一審。據悉,該草案聚焦規范數據授權、數據交易、數據壟斷等議題。

前述金融科技專家張鯤表示,未來數據相關法規的重點仍是在于合規與便利、數據保護與流通之間尋求平衡點。

分享至:

網站首頁

返回欄目

相關閱讀

鮮如 可能 載人 仍在 人生 炙熱 上空 接見 英國女王

推薦閱讀

今日快訊

閱讀排行榜

韩国三级bd高清中字